7788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公主 > 第233章 贤宁公主

第233章 贤宁公主

 热门推荐:
    一夜之后就有了七个月的身孕,这种荒诞感极其有力地对李路由造成了冲击,他意识到这个游戏有着自己永远无法想象的无限可能。

    奴奴有了七个月的身孕不算什么,李路由可以解释为自己睡一觉其实是昏迷了七个月,然后早上起来转悠了一圈他才确定确实是只过了一夜,然后李家大宅里的每一个人都此都毫无疑问,包括宓妃。

    除了自己,没有一个正常人,也包括宓妃。

    可是自己真的正常吗?李路由四十五角仰望天空,忧郁而茫然沧桑。

    做完那些日常任务,李路由本想等着安南秀上门,然后又接到了新的主线任务,因为山西的煤炭老板涨价,林州府的蒸汽机车运营困难,耽搁了许多时间才调剂了煤炭过来,蒸汽机车原定是昨日到达青山镇的,结果到了黎明前才进了车站,现在蒸汽机车停在那块,表小姐还正在休息,不可能天还未亮就去敲李家的门,表小姐毕竟是女子,要等着李家大少爷亲自去接才行。

    这排场可不小,李家准备了八台的大轿子,服侍的丫鬟仆人二十个,家丁五十余个,李路由骑着高头大马,腰佩宝剑,前去迎接。

    李路由还是带着宓妃和秀秀一起去的,两个小女孩子身子轻而细,李路由骑着马也能轻松搂着她们,牵着缰绳。

    宓妃第一次骑马,有些害怕,马儿走一步她就颠颠地轻唤一声,秀秀拿着糖人唱着歌,时不时表现出对缰绳有极大的兴趣,试图抢李路由手中的绳子,但是李路由知道绳子之类的东西到了秀秀手里,她一牵着就会兴高采烈地乱跑,那可不行,自己可不想马儿被她扯的疯,然后把自己和宓妃都抛下马来,在游戏里身体的感觉可不是假的,磕磕碰碰的疼痛真难受……李路由已经很久没有尝过这样的疼痛了。

    “宓妃,你以前没有看过蒸汽机车?”李路由疑惑着,“这青山镇有车站,你自己去看不就行了?”

    “没有呢……因为那边表小姐完成了一些任务,车站才会开放,我们才能进入啊。蒸汽机车好好玩的,跑起来气鼓气鼓……呜呜呜呜……”宓妃握着拳头在嘴巴前,鼓着腮帮子吹气。

    李路由笑了笑,没有想到宓妃却脸红了,偷偷看了一眼少爷,又拿出帕子擦了擦嘴,好像早上的那些还没有擦干净似的。

    “以后你那个日常任务,千万别做了。”李路由压低声音,严肃地说道:“再做,少爷就不喜欢你了。”

    听到少爷说的这么严重,宓妃连忙点头,然后又慌慌张张地摇头:“不是宓妃做的,是奴奴姐姐做的。”

    李路由叹气,只要以后别做了就可以了,早安的樱唇细品龙涎香,对于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其畅美的唤醒方式,可是那也得看什么人来做啊。

    一大队人马穿过街道,踩着洒过水的青石板街道,早起的摊贩忙不迭地把摊子后撤,抬头仰视着李府的人马,看那李府少爷人如玉,马如龙,田寡妇那个嫩黄毛丫头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这般得宠,能够被李大少爷搂在怀里一起骑着马,让许多人家不禁生出把自己家丫头送进李府的念头,反正也是赔钱货……只是看看宓妃那丫头的姿色,琢磨着自家闺女差的不以道里计,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来到车站,车站并不大,笔直的铁轨散着钢铁独特的冷峻气息,厚重的轨木上散落着灰白的砂石,一辆乌黑的蒸汽火车静静地蛰伏在铁轨上,拉长延伸进隧道的车身和李路由的高头大马形成了醒目对比,仿佛是古代文明和现代科技的遭遇一般,平静却暗藏着对抗。

    “呜!”

    一声长鸣,火车头上冒着浓烟,忽然出的巨响也大黑马有些不安,李路由连忙拉紧马鞍,宓妃牵着秀秀已经下了马,旁边的仆人听着火车的叫声,都忐忑地紧张,站在了大少爷的身后。

    表小姐就是李子了,对于李子会是个什么摸样出现,李路由还是非常期待的,很想知道自己那美丽的想捧在手心里好好看看她的妹妹,在游戏里的古装扮相会是怎样的动人。

    李路由看过许多漂亮的女孩子喜欢穿古装拍写真,李路由一直认为汉服是最能体现女子各种动人特质的服装,温婉,优雅,恬静,贤惠,淡然,华贵,等等不一而足,没有那一种服装能够像汉服一样更能衬托女子的气质。

    可李路由还是有些忐忑,安南秀的相关任务算是最正常的,而且在参与游戏的几个女孩子里,也就只有安南秀能够让李路由没有什么压力,她的任务再暧昧李路由都能接受……可是其他的呢?

    想想宓妃的日常任务吧,绕指柔,龙涎香这种已经出李路由的忍受程度了,然后呢?乔念奴牵扯进来了,指导房中术算什么?直接来了一出赏花赏月赏奴奴,让李路由尝尽个中美好滋味,李路由都不知道离开这个游戏以后,在现实里面对乔念奴他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和感受,他甚至无从判断这个游戏到底和乔念奴有没有关系。

    现在轮到李子了,李子的任务会是什么样的?想想宓妃的吧,李路由能不忐忑吗?要是李子的也是如宓妃那般的任务,自己该如何自处,如何面对?

    李路由看着前方的火车,前端一扇车厢门被全副武装的披甲武士拉开,一个穿着纹龙锦绣长袍的男子走了下来。

    李路由看着那些武士,身负的长刀刀锋锃亮,铠甲制作精良,腰膝的脆弱部位都有良好的保护,按照古代的标准,这样的武士绝对算是精锐中的精锐,不应该是来护送一个知府家的孙小姐……这个游戏虽然荒唐,但是许多东西都是符合古代一些风俗物志的。

    那长袍男子走近李路由,却是四五十岁年纪,面白无须,竟然是一个太监。

    “这位玉面少年,可是昔日大将军王帐下李先生后人?”太监露出和煦的笑容,看着李路由。

    “李府长孙李路由,敢问中贵人是否与林州府李家小姐一同前来?”李路由应付着太监,这太监眼露精光,中气十足,竟然也是一副大内高手的派头,虽然比不上那位东瀛大内侍卫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