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8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公主 > 第三十章 巧克力的味道

第三十章 巧克力的味道

 热门推荐:
    李半妆安安静静地躺在哥哥的怀里,闻着熟悉的气味,让她格外宁静安心。

    那不是男人的体臭,也不少运动后夹杂着男性荷尔蒙的汗味,更不是各种香水调治的刺鼻,那就是哥哥的味道。

    “哥哥,你是巧克力味道的。”李半妆甜甜地说道。

    “你又不喜欢巧克力,但是我很确定你喜欢哥哥。这都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非得钻哥哥怀里来撒娇。”李路由低下头去撞了撞她的额头,宠溺地搂着她的脑袋放在肩膀和胸前,记得当自己和她都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在许许多多孤单而寂静的夜晚,两个人就是这么抱在一起,被父母抛弃了的孩子总觉得全世界都和自己无关,两个人再也不会喜欢别人也不会被别人喜欢,不去在意别人也不需要别人的关怀,两个人一辈子就这样生活下去,相互依偎相互温暖也就足够了。

    哥哥这个笨蛋,不断以为李子不喜欢吃巧克力,其实只是因为巧克力总是比其他的零食要贵,李子知道如果自己说喜欢吃,哥哥一定会悄然攒钱给她买,然后让她喜滋滋地含在嘴里。

    李子就和他说,巧克力有些苦,她不喜欢吃,他却不知道如果李子没有吃过巧克力,怎么会说不喜欢吃巧克力呢?

    那一年知道巧克力味道的李子总是抱着有些显旧的小熊,她才八岁,哥哥在小镇北边的石砂场做小工,那里四周都是灰扑扑的石头,漫天的沙子,脏兮兮的工人,轰隆隆的机器,哥哥从来不许她去那里,但是李子都会偷偷地去。

    她沿着高高的铁丝墙,弯着腰在杂草和灌木的掩护下来到沙子堆积的小山后,脱下鞋子,踩着滚烫的沙子往沙子山顶上爬着,然后躲在最高处悄然往下看,紧张地搜索着那个显得格外瘦小的身影,李子才会觉得不那么害怕。

    她会不断呆在那里看着哥哥来来回回地忙碌着,李子不知道心疼到底描述的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只知道自己的心里装满了哥哥,她恨自己的胳膊太细,搬不动那些大大的石头,推不动沉重的小车,更不敢站在把一切都搅的粉碎的机器前边,李子想自己一定会永永远远地对哥哥好,长大以后再也不要让哥哥做任何一件事情,李子会为哥哥做所有的事情,哪怕是小女孩打小就恐惧着的生孩子的事情。

    哥哥这么穷,一定没有女孩子会为他生孩子的,李子就要给哥哥生个小宝宝,这样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了,和别人家里一样一样的,李子这么想着。

    等到哥哥要离开了,去结算工钱了,李子这才急急忙忙地爬下去,然后跑到岔路口旁边等着哥哥。

    有一天李子爬下来了,却发觉自己的鞋子不见了,她不能穿鞋子爬上去,因为沙子很软,脚会陷进去,调皮的小沙子就会跑到鞋子里磨破李子嫩嫩的小脚丫,还会被哥哥发觉。

    李子急的差点都想哭了,然后就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女孩子走了过来,她手里拿着李子的鞋子。

    李子知道她叫苏苏,是石砂场老板的女儿,她穿着最漂亮的裙子,有水晶的小皮鞋,还吃着李子见都没有见过,叫不上名字的零食。

    “给你吃这个,德芙巧克力,你肯定没有吃过。”苏苏走了过来,拿了一块巧克力递给李子。

    “我吃过,我哥哥给我买过。”李子吃过一种巧克力威化饼,她没有接苏苏的巧克力,哥哥说穷人家的孩子不能让别人看不起,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

    “你吃了这个,我就把鞋子还给你。”苏苏的腮帮子不断在鼓动着,胖乎乎的身子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你不吃,我就把你的鞋子丢到墙里边去。”

    “你为什么要这样?”虽然经常被人欺负,但是李子不断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只是觉得冤枉,哥哥又不在身边,她有些慌。

    “好玩。”苏苏吸了吸鼻子说道,“你吃不吃。”

    李子没有办法,只好接了过来,小口地吃着,说实在的,巧克力真好吃,虽然李子不愿意吃。

    “哥,她偷吃了我的巧克力吃……”苏苏一把丢掉李子的鞋子,突然大喊起来。

    一个男孩子走了过来,恶狠狠地盯着李子,“你敢偷东西?走,找你哥哥去!”

    李子急的哭了起来,“是她非得给我吃的,我没有偷,没有偷!”

    “谁不知道我妹妹是个好吃鬼,她会给你吃巧克力?”男孩子大笑了起来,“谁信啊?”

    苏苏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苏苏和那男孩子推着李子,不断来到岔道口,看到了心焦着妹妹为什么没有在这里等着的小男孩。

    “李路由,她偷了我妹妹的巧克力吃,你看怎么办?”那男孩子兴奋地瞧着小男孩说道。

    李子连忙摇头,她又急又羞,除了嚎啕大哭,她连注释都忘记了。

    “苏涛,你偷了你爸五百块钱,你要我给你背黑锅,我不帮你,你就冤枉我妹妹!”李子在啜泣中听着哥哥强忍着愤怒的声音,知道不相信她会偷吃别人的东西。

    “说了分你一半,你竟然不干……害的我被我爸揍了一顿,你说该怎么办!”苏涛折了一根柳条拿在手里,抽的啪啪响。

    “你想怎么样!”小男孩胸中充满了怒气,他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答应苏涛。

    “要么我揍你一顿,要么我揍你妹妹一顿,你自己选择。”

    看着妹妹不停地挣扎,却无力摆脱苏苏那粗壮的胳膊和手指,小男孩像眼红了的公牛,径直冲了过去,一拳就砸在了苏苏的鼻子上。

    苏苏吃痛,松开了李子,鼻血却一下子涌了出来,涂抹的胸前和手臂上都是。

    几个人都愣在那里,小孩子打架,看到出血了,就以为会死人了,苏苏嚎啕大哭起来,小男孩愣了一下,推了一把妹妹,“快跑!”

    李子转身就跑,苏涛却反应了过来,抓住了小男孩,两个人扭打起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