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8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婆是公主 > 第五十二章 公主与侍从官之战

第五十二章 公主与侍从官之战

 热门推荐:
    安南秀被李路由拧出了房门,赶紧东张西望了一下,还好没有被人看到,不然会很没有面,她可是公主殿下,这么丢脸的事情被人看着了,非得杀人灭口不可。

    饶是如此,安南秀还是用大霸王龙蚂蚁砸了几下门,又踢了两脚离开。

    “臭李路由,让我脚趾头痛。”安南秀嘟囔着回到房间,看到李半妆坐在那里翻那本梵文书。

    “你应该看得懂。”安南秀说道,她看不懂很正常,李半妆看得懂也很正常。

    李半妆不理会安南秀的怪话,安南秀并不是在肯定李半妆,认为李半妆比她厉害,能够看得懂安南秀看不懂的就很了不起,安南秀的意思只是说李半妆是低等生物,所以能够理解低等生物的文字。

    “你说一个没有脑袋又没有胸部的女人,为什么无法让男人产生交-配的**?”安南秀无法理解地问道,抱着蚂蚁坐在李半妆身旁,看了看脚下,那只蠢螃蟹钻进了李半妆的拖鞋里了。

    “我哥要是没有脑袋,你还会喜欢他吗?”尽管安南秀的问题实在让李半妆头疼,但她还是回答了。

    “我看《情深深雨妹妹》的时候,里边的蠢女人说你到底是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这张脸?你这个问题一样蠢。”安南秀拒绝回答没有水平的问题。

    情深深雨妹妹?既然安南秀可以叫安知水安水水,那么随便改名字也是她的权力,李半妆倒是不记得这部剧里有这样的台词。

    “雄性的繁殖本能,以及传承过程,求偶的目的其实都和脑袋,胸部没有直接关系,也就是说没有胸部和脑袋,雄性依然能够和雌性完成交-配,可是李路由对没有脑袋和胸部的雌性为什么完全没有兴趣,而且极其反感呢?”安南秀又回到了这个问题。

    “我哥要是感兴趣,那极其反感的就是我了。安南秀,你把我恶心坏了。”李半妆爬了起来,刚穿拖鞋,马上感觉到拖鞋里有个石头,不用说,是秀秀,把它丢了出来,然后跑到隔壁敲门。

    “怎么了?”李路由开门。

    “换房间,换房间,你先去把你的宝贝公主哄了睡觉。我实在没有办法回答她的那些问题,我怕她一直缠着我问你为什么对没有脑袋和胸部的雌性不感兴趣的问题。”李半妆刚一不小心就想象了一下,然后寒毛倒竖。

    李路由犹豫了一下,就被李半妆推了出去,在李半妆看来,现在摆平秀公主已经是哥哥义不容辞的责任了。

    李路由受到的冲击比李半妆强多了,毕竟他还亲眼目睹了,尽管知道那是幻象,可是却看的清清楚楚和真实的情景没有区别。

    李路由无奈,来到隔壁。

    “不许再提什么没有脑袋的女人的问题。”李路由先提出条件,“然后老实睡觉。”

    “那你要抱我。”安南秀正站在床上,张开手臂,大霸王龙蚂蚁就掉在了被上,虽然安南秀总说大霸王龙蚂蚁和李路由差不多重要,偶尔没有李路由重要,偶尔比李路由重要,可实际上每一次她朝着李路由张开手臂的时候,大霸王龙蚂蚁就被她丢了。

    李路由伸手放在她的小短裤下沿,安南秀就坐在他的手臂上被抱了起来,李路由掀开被,将她放下去,然后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钻进了被里滚了一下,被把两人都包裹起来了,李路由舒舒服服地头靠着枕头,把安南秀囚禁的动弹不得,然后就这么看着她。

    安南秀抬起头看他,眨了眨眼睛,感觉被他欺负了,就不甘心地挣扎起来。

    “放开我!”被被李路由卷起压在身下,安南秀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于是她开始警告李路由。

    “不放。这样挺好。”李路由是感觉挺舒服的,男人的怀抱和臂弯天生就缺少一个女人,这种需要很多时候驱使男人追求爱情,他们得到的爱情美满的标志就是有一个女人躺在那里,所以很多婚纱照都会有一张女人躺在男人怀里的姿势。

    可有时候不是因为爱情,也需要这种感觉,例如女儿靠在父亲怀里,拥抱着妹妹的哥哥,还有公主殿下和她的侍从官。

    安南秀现在双手被规规矩矩地放在身前,这是让她感觉别扭的地方,平常她要么是搂着李路由的脖,要么是握着李路由的手,要不就会搭在李路由腰上,绝对没有这样的时候。

    安南秀是不会任由李路由摆布的,于是她的手指头在李路由的小腹下打转,然后就碰到了李路由蛰伏着的小动物。

    “李路由!”安南秀大怒。

    “又干什么?”李路由悄悄松了松被,让她可以自由活动,因为刚被她的手指头碰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