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8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劫 > 第五章 天狐心法

第五章 天狐心法

 热门推荐:
    看见‘威武’两个擘巢大字,姚凤珠顿悟眨眼间,已经来到了武林大豪张振威的威武堡,他是少林的俗家弟子,辈份甚高,堪称一方霸主。

    李向东在夜色的掩护下,绕堡而行,去到堡后,好像有所发现,便携着姚凤珠翻墙而进。

    姚凤珠可没有想到墙后的院落竟然是人影幢幢,许多手持兵器的大汉,剑拔弩张,如临大敌地包围着几个人。

    李向东没有着忙,好整以暇地抱着姚凤珠的柳腰纵上树上,那些大汉却如睁眼的瞎子,视如不见,完全没有发觉。

    包围圈里有两男一女,男的一老一壮,太阳穴高耸,看来内功深厚,武艺高强,女的却是一个姿色平庸的少妇,看她衣着华美,穿金戴银,倒像是堡里重要人物的家眷。

    ‘你究竟是谁?我的妻子玉娟在那里?’壮汉刀指少妇着急地问道。

    ‘相公,奴家便是玉娟呀!’少妇惶恐地叫,只是眼珠乱转,看来有点心虚。

    ‘胡说,玉娟三步不出闺门,怎会听到江湖传言,还向我打探甚么长春花的藏处?’大汉恼道。

    ‘英伟,此女必定是风月妖道的弟子百变妖狐美姬,以为我们藏有长春花,假扮玉娟前来盗宝的。’老者悻声道,看来他便是威武堡的堡主张振威了。

    姚凤珠芳心一震,相信张振威口里的风月妖道该是五妖之一的百草生,如果此女便是精于易容的妖狐美姬,恐怕张英伟的妻子玉娟难逃死劫了。

    ‘堡主,少堡主,我们在床下发现夫人的尸体!’也在这时,一个家人气急败坏地从屋里跑出来报告道。

    美姬知道事败,身子滴溜溜一转,周围突地涌起一股紫色浓烟,整个人也消失在浓烟里。

    ‘绳网侍候!小心毒烟!’张振威大喝一声,双掌推出,凌厉的掌风急袭浓烟中间。

    掌风过处,浓烟缓缓散去,烟中已经没有美姬的影子,但是靠墙的方向却传来女子的惊叫,几个手执绳网的壮汉接着大叫大嚷,张英伟抢步上前,只见网里困着一个俏生生的女郎。

    那女郎长得很美,水汪汪的大眼睛明亮灵动,好像会说话似的,一身银紫色的劲装紧紧包裹着峰峦起伏的娇躯,更是惹人遐思,差点叫人忘记了她便是心狠手辣的妖狐美姬。

    ‘妖女,我宰了你!’张英伟更没有忘记杀妻之恨,挥拳便打。

    ‘慢着,问清楚再杀!’张振威伸手拦阻,目注美姬问道:‘妖女,长春花究竟是甚么东西,是谁散播藏在本堡的谣言的?’

    ‘你真的不知道吗?’美姬纳闷道。

    ‘妖女,识相的便爽爽快快说出来,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否则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呀!。’张英伟怒道。

    ‘我知道你不懂,要不然,昨夜也不会弄得人家死去活来了。’美姬幽幽地说。

    ‘不要脸的贱人!’张英伟暴怒如狂,戟指朝着美姬刺下,指上发出一股劲风,看来是要制住她的穴道。

    ‘狠心的冤家呀!’美姬格格娇笑,不知怎样,竟然从绳网钻了出来,指掌并用,杀进包围的人群里。

    众汉猝不及防,惨叫连声,给她杀出一条血路,无奈张氏父子武功高强,分头拦截,瞬即再陷重围,势将不免。

    眼见李向东全无动静,姚凤珠暗叫奇怪,开始怀疑此女不是他要捕捉的天狐时,美姬突然从口里吐出一道粉红色的光芒,竟然挡者披靡,包括张振威在内,许多人如骨牌似的倒下,给她乘机突围逃走。

    李向东手中一紧,立即搂着姚凤珠衔尾追去。

    美姬跑得很快,简直是足不沾地,姚凤珠自问要是没有李向东提携,一定望尘莫及,饶是如此,也只能追着她的背影,无法超越拦截,幸好是夜深,美姬也净是朝着山里逃走,才不致惊世骇俗。

    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姚凤珠估计总有数十里路程,美姬好像慢了许多,李向东忽地抛下姚凤珠,整个人大鸟似的扑了过去,拦在美姬身前。

    ‘天狐美姬果然心狠手辣,竟然吐出天狐丹气,可是要杀尽威武堡众人么?

    ’李向东吃阿笑道。

    ‘你……你是甚么人……干么追我?!’美姬娇喘细细地叫,想不到这个英俊的小伙子竟然认得她赖以脱身的天狐丹气。

    ‘我是修罗教教主李向东,想借你的内丹一用。’李向东笑道。

    ‘我……我那有甚么内丹!’美姬粉脸变色,往后退了一步道。

    ‘你这头狐狸精,经过千年修练,得成人身,怎会没有内丹?’李向东哂道。

    ‘胡说……我不是狐狸精!’美姬着急地叫道。

    ‘别说废话了,我花了许多功夫,才把你截下来,难道三言两语,便让你走路吗?’李向东叹气道。

    ‘天狐内丹体阴性寒,男人服用后,从此难振雄风,你要来干么?’美姬明白再说也是徒然,愤然道。

    ‘你交出来便行了,不用管我用来干么的。’李向东指着赶上来的姚凤珠笑道:‘如果让她服下,或许可以增长千年功力呢!’

    ‘好,我给你!’美姬咬一咬牙,张嘴吐出一团粉红色的光芒,直射李向东脸庞。

    ‘如此徒然浪费自己的功力,何苦来由呢?’李向东举手一招,便把光芒接入掌中,接着反手送入姚凤珠口里道。

    姚凤珠只觉口中一凉,冷气直透心房,可不知吃下了甚么。

    看见李向东随手便破掉自己引以为傲的丹气,美姬不禁魂飞魄散,知道遇上克星,可恨几番吐出丹气,功力大减,只有平时五成功力,更无力使出天狐飞遁,想跑也跑不了。

    ‘你……你究竟想怎样?’美姬颤声道。

    ‘我说过了,只要交出内丹,我是不会难为你的。’李向东笑道。

    ‘奴家……奴家的元气损耗太多,无法吐出内丹,待我休息几天,再给你吧。’美姬强笑道。

    ‘待你恢复元气,还能找到你吗?’李向东摇头道:‘识相一点,别要我多费手脚吧。’

    ‘李教主,内丹是奴家的命根子,交出内丹,不是要奴家的命吗?’美姬哀求道:‘只要你放过奴家,奴家可以给你为奴为婢,做牛做马也行的。’

    ‘你要不交出内丹,甚么也不用说了!’李向东哼道。

    ‘李向东,不要逼人太甚呀!大不了,我毁去内丹,一拍两散!’美姬按着小腹,厉叫道。

    ‘你要是毁掉内丹,千年道行一朝散,从此灰飞烟灭,你舍得吗?’李向东大笑道:‘还有,我带着这个女的一道走,就是预备你油蒙了心,必要时,可以吸干你的精血,重行修练内丹呀。’

    ‘我和你拼了!’美姬蓦地吐出一大篷白茫茫的丹气,漫天花雨似的罩在李向东头上,然后使出天狐遁,转身便走。

    ‘走得了吗?’李向东双手一招,丹气顿时消失,不知如何,美姬也落在他的手里。

    美姬早料到不易逃出魔掌,也不特别害怕,因为她还有一个选择。

    ****

    李向东带着两女回到王杰的洞府,把美姬单独囚在一个可容三四十人的牢房里。

    ‘天狐精通变身之术,能够化身千万,这个女娃真的是她吗?’王杰狐疑道。

    ‘我花了许多功夫,散播长春花藏在威武堡的谣言,才诱使她现身,还亲眼看着她变身,错不了的。’李向东笑道。

    至此美姬才知道自己掉在李向东设下的陷阱,难怪张氏父子好像全不知情了。

    ‘听说天狐的内丹很易损毁,如果她不自行吐出,也是得物无所用的。’王杰皱眉道。

    ‘对了,要是你用强弄坏了奴家的内丹,便甚么也没有,奴家的师父百草生也不会罢休的。’美姬尽着最后努力说。

    ‘我把你擒回来,正是为了对付百草生。’李向东冷笑道。

    ‘这也行呀,奴家可以助你对付这个淫道士的。’美姬道。

    ‘他不是你的师父吗?!’李向东笑道。

    ‘他那里是奴家的师父,只是凑巧碰见奴家化身成人时,乘人之危,要奴家拜师吧。’美姬悻然道。

    ‘他没有设下禁制吗?’李向东笑问道。

    ‘奴家曾经服下毒药,但是早已化解了。’美姬答道。

    ‘他自恃精通药物之道,可不知道天狐百毒不侵。’李向东格格怪笑道:‘天狐狡猾善变,要使她真正不生贰心,必定要拿到她的内丹。’

    ‘就是不交出内丹,奴家也会忠心不贰的。’美姬着急道。

    ‘是吗?那么把衣服脱下来吧。’李向东诡笑道。

    ‘奴家的肉身是经过精挑细选,堪称完美,加上狐媚迷情,没有男人不喜欢的。’美姬聒不知耻地轻解罗襦道。

    ‘狐媚迷情不过是房中术,没有甚么了不起,最利害的还是天狐心法,是吗?’李向东卖弄似的说。

    ‘天狐心法不外是……修练内功的法门吧。’美姬低头脱下裤子,掩饰心里的震骇道。

    ‘是修练人身的法门才对。’李向东冷笑道:‘还可以变化气质,使人贞淫莫辨,岂是修练内功的心法那么简单。’

    ‘你……你怎么知道的?’美姬想不到李向东好像无所不知,不禁吃惊道。

    ‘我有甚么不知道的!’李向东哼道:‘我还知道由于没有长春花,天狐心法无法大成,难以蛊惑有道之士,未算真正的颠倒众生。’

    ‘但是也能增加情趣的,是不是?’美姬强笑道,此时已经脱掉了衣裤,身上剩下抹胸亵裤。

    ‘也有道理。’李向东笑道:‘为甚么不脱下去?’

    ‘人家害羞嘛……’美姬脸泛红霞,腼腆地靠入李向东怀里说。

    ‘天狐也懂害羞吗?!’李向东抖手扯下抹胸,搓捏着羊脂白玉似的xx说。

    ‘你这么凶,人家害怕嘛。’美姬在李向东胯下摸索着说。

    ‘狐媚迷情对我是没有用的。’李向东哂道。

    ‘那么人家该怎样侍候你?’美姬媚态撩人道。

    ‘吐出内丹便行了。’李向东森然道。

    ‘要是交出内丹,奴家便要灰飞烟灭,你真的那么狠心吗?’美姬楚楚可怜道。

    ‘没有内丹,你仍然有三天可活,未必会死的。’李向东残忍地说。

    ‘但是……但是还要打回原形,永不超生的。’美姬颤声叫道。

    ‘那时可要看你的表现如何了,或许我会大发慈悲留下你的。’李向东阴恻恻道。

    ‘既然是要取我性命,那便下手吧,我是不会自行吐出内丹的!’美姬咬牙切齿道,决定使出最后一着。

    ‘教主,用刀子剖开她的肚腹,还怕找不到吗?’王杰唬吓着说,看见美姬有恃无恐的样子,也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这样便中计了。’李向东摇头道:‘天狐内丹蕴藏她的千年精气,要是戳破了,丹气爆发,威力非同凡响哩。’

    ‘小心一点不行吗?’王杰问道。

    ‘多么小心也没有用,她可以驱动内丹迎向刀锋,希望与我们同归于尽。’李向东冷笑道:‘纵然我们不死,丹气四散,或许能够乘机逃走,那可不难再次修成人身的。’

    ‘可以事前迷倒了她的。’王杰不忿气道。

    ‘也不行,倘若如此容易,百草生早已取出内丹了。’李向东笑道。

    ‘教主明白便最好了,没有人能够取出奴家的内丹的,与其两败俱伤,不如放过奴家吧。’美姬央求道。

    ‘百草生束手无策,不是说我也不行的。’李向东推开缠在身上的美姬,双掌互击道。

    掌声甫住,半空中突然传来咆吼的声音,一头恐怖奇怪的巨兽随即现身牢房。

    那头巨兽浑身青黑,四条腿好像石柱大小,背生双翼,头如鬼怪,最奇怪的是竟然有九根长约数丈,粗如面杖,运转如意,触须似的尾巴,在牠的身后飞舞扭动,煞是恐怖。

    ‘这是甚么?’听到身后的衣着怪异的魔女失声惊叫,美姬不禁惊心动魄地问道。

    ‘凤珠,告诉她吧。’李向东冷冷地说。

    ‘这……这是九尾飞龙!’姚凤珠颤声答道,她曾经在淫狱里见过,常常怀疑自己那时是做梦,想不到这头怪兽还会在现实中出现。

    李向东一挥手,九尾飞龙好像收到讯号,九条尾巴便朝着美姬罩去。

    美姬慌忙闪避,可是再没有退路,手腕足踝瞬即给四根尾巴牢牢缠绕,整个人凌空抬起,大字似的挂在半空,还有两根尾巴卷着光裸的xx,剩下的三根尾巴却在眼前伸缩扭摆,耀武扬威,吓得她粉脸变色,冷汗直冒。

    ‘九尾飞龙是来自魔界的淫兽,本来给我掌管淫狱的,为了你的内丹,才请牠出来吧。’李向东撕下美姬的亵裤道。

    ‘九尾飞龙能取出她的内丹吗?’王杰好奇地问道。

    ‘当然可以,九尾飞龙的尾巴天下无双,她如何受得了。’李向东的指头挤进紧闭的肉缝里说。

    ‘教主,奴家已经决定舍弃肉身,保住内丹,无论你怎样残害奴家的身体,亦是徒劳无功,为甚么不留下奴家有用之身,就算办不了事,也能侍候你的。’美姬悲声道。

    ‘你以为还能保住内丹吗?’李向东抽出指头道:‘凤珠,你可有见识过九尾飞龙的利害吗?’

    ‘弟子见过了!’姚凤珠惊恐地叫道。

    ‘捧着牠的尾巴,看清楚吧。’李向东冷冷地说。

    尽管心里害怕,姚凤珠还是战战惊惊地举步上前,九尾飞龙好像听得懂李向东的说话,一根象鼻似的尾巴,朝着挂着脸具的粉脸蜿蜒探去。

    姚凤珠差点要往后退去,只是慑于李向东的淫威,唯有依言捧起那蠕蠕扭动,xx似的尾巴,发觉触手坚硬,尾端还有一个孔洞,深不见底。

    ‘亲亲牠!’李向东寒声道。

    姚凤珠知道不能抗命,无奈闭着眼睛,慢慢把粉脸凑了上去。

    ‘笨蛋,没有卸甲,牠如何尝得到你的口技?’李向东骂道:‘含入口里,好好地吮!’

    ‘教主……!’姚凤珠大惊失色道。

    ‘不想吃吗?行呀,那便让九尾飞龙尝你的xx吧!’李向东冷笑道。

    ‘不,我吃!’姚凤珠不禁心誊俱裂,赶忙唸咒卸甲,露出本来脸目。

    ‘她……她不是江都派的姚凤珠吗?’看见姚凤珠苍白的俏脸,美姬禁不住失声惊叫。

    ‘你也认得她吗?’李向东冷哼道:‘本教的魔女岂是无名之辈!’

    这时姚凤珠可没空奇怪美姬怎会认得自己,事关卸下战甲后,才发觉捧在手里的尾巴表皮粗糙,凹凸不平,实在不敢想像遭受奸辱时要吃上多少苦头,更害怕李向东借故施暴,唯有压下惧意,张开嘴巴。

    九尾飞龙的尾巴远比想像中粗大,姚凤珠要努力张开樱桃小嘴,才能勉强含入口里,然而只是吮吸了几下,蓦地尖声惊叫,害怕地吐出来。

    只见象鼻似的尾巴长了许多,一根五六寸长短,红彤彤的xx,从末端的孔洞里突出来,更恐怖的是xx末端仿如分叉的蛇信,正在张合不定,吐出点点粉红色的涎沫,说不出的诡异骇人。

    ‘这xx便是九尾飞龙的龙根了,进入xx后,便会吐出龙根,咬噬里边最敏感的地方,同时注入龙涎,龙涎就是淫液,叫人又痒又痛,没有女人受得了的。’李向东卖弄似的说。

    ‘不……我不会吐出内丹的!’美姬心胆俱裂地叫,知道一定要受尽活罪,但是内丹对她实在太重要了,怎样也不能献出辛苦修成的内丹的。

    ‘无需你吐出来了。’李向东大笑道:‘女人身上有三个孔洞,狐狸精也是一样,三根尾巴同时前后上下夹攻,待阴关松软时,便能吸出内丹,也无损你的肉身的。’

    ‘不……呜呜……不要……求你不要……!’美姬嚎啕大哭道。

    ‘识相的便自己吐出来,可不用受罪了。’王杰笑道。

    ‘不……呜呜……不行的!’美姬尖叫道。

    ‘真是不识相!’李向东举手一指,九尾飞龙的尾巴便朝着美姬的牝户钻进去。

    美姬以异类修成人身,惯于牺牲色相,此刻但求少吃点苦头,于是运功张开紧闭的肉唇,让九尾飞龙长驱直进。

    尽管美姬精擅淫邪之术,牝户宽紧由心,可是九尾飞龙那根棒棰似的尾巴实在太大了,强行闯关,自然苦不堪言,粗糙的表皮擦在娇嫩的玉壁时,除了带来针刺般的痛楚,还生出无法忍受的痒麻,使她哀啼不绝。

    九尾飞龙的尾巴去到尽头时,美姬只道可以喘一口气,可想不到才是苦难的开始。

    ‘哎哟……不……呜呜……不要……苦呀……!’美姬凄厉地哭叫着。

    原来尾巴虽然不能再进,但是龙根出来了,起劲地撞击着洞穴深处,还好像在咬啮着极度敏感的方寸之地。

    然后九尾飞龙的尾巴又动了!

    先是缠绕着美姬的柳腰,接着便往股间探去,毒蛇似的尾巴急刺纤小的菊花xx。

    ‘不……进不去的……呜呜……不要……天呀……救救我!’美姬尖叫道。

    ‘这个屁眼也很美,弄坏了倒是可惜。’王杰惋惜似的说。

    ‘九尾飞龙也可以怜香惜玉的。’李向东哈哈大笑,把脸如金纸的姚凤珠拉入怀里说。

    姚凤珠相信李向东一定是动了手脚,否则九尾飞龙的尾巴必定撕开那小巧的菊花xx,不会进去了一点点便寂然不动,接着听到美姬厉声惨叫,知道尾巴虽然没有进去,龙根可没有停止肆虐,不禁心惊肉跳,仿同身受。

    ‘这便是折腾淫妇的夹棍,你可要试一下吗?’李向东抚摸着姚凤珠的xx说。

    ‘不……我不要!’姚凤珠害怕地说。

    说话时,九尾飞龙剩下的一条尾巴也同时填满了美姬的檀口,照道理该不能发声的,然而喉头里还是发出阵阵声震屋瓦的哀叫,教人知道她吃的苦头有多大。

    ‘教主,要多久才能吸出内丹?’王杰问道。

    ‘天狐的千年道行,非比寻常,最快也要三天,才能使她的阴关松动,至于那时能吸出内丹,可要看九尾飞龙了。’李向东沉吟道。

    姚凤珠倒抽了一口凉气,暗念美姬此刻就像给几个巨人同时摧残,已经距死不远,要是连续三天,不死才怪。

    ‘不会弄死她吧?’王禁也是吃惊道。

    ‘如果是这个小淫妇倒也难说,天狐可死不了的。’李向东向姚凤珠上下其手道:‘还有龙涎助兴,该让她乐透了。’

    姚凤珠百劫之身,知道李向东说的是反话,可不敢想像美姬吃的苦头有多大。

    ****

    魔童继续长大,几个前些时给王杰搅大了肚子的女尼也临盘在即,可是姚凤珠惦记着的却是天狐美姬。

    姚凤珠不是同情这头为虎作伥,残杀无辜的狐狸精,目睹她身受之惨,还生出久违了的痛快,深感她应有此报。

    正确地说,姚凤珠是想知道这头妖狐的结局,也担心李向东得到珍贵的内丹,残害江湖同道。

    李向东看来毫不着急,吃过午饭,才在王杰的陪同下,领着姚凤珠走进关押美姬的牢房。

    九尾飞龙改变了姿势,不再把美姬高擎半空,而是让香汗淋漓的娇躯仰卧背上,尾巴继续缠绕着四肢身体,深陷三个洞穴里施暴。

    美姬没有死,或许适应了九尾飞龙带来的痛楚,喉头里的悲鸣厉叫也减弱了许多,只是目光散乱,头脸充血,有点惨不忍睹。

    ‘乐够了没有?’李向东拉开塞在美姬口里的尾巴问道。

    ‘……够……够了……哎哟……xx死人了……饶……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美姬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说。

    ‘不要忙着讨饶,九尾飞龙没有内丹是不会罢手的。’李向东森然道。

    ‘不……不能交出内丹的……没有内丹……美姬便甚么也没有了!’美姬悲叫道。

    ‘用这个交换又如何?’李向东取出一颗乌光闪闪的黑珍珠道:‘这是万年蚌珠,能够保住你的真元法术,继续快快活活的活下去的。’

    ‘不行的,呜呜,没有内丹,我不独修仙无望,也难逃天劫了。’美姬泪下如雨道。

    ‘何时应劫?’李向东问道。

    ‘三年……还有三年!’美姬脸露惧色道。

    ‘届时我可以助你抵御天劫的。’李向东沉声道。

    ‘不,我不能没有内丹的!’美姬嘶叫道。

    ‘难道你以为能斗得过九尾飞龙吗?’李向东寒声道。

    ‘……!’美姬脸色数变,默言不语。

    ‘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了!’李向东冷哼一声,九尾飞龙的尾巴又再塞入美姬的嘴巴里。

    ****

    三天了!

    最先诞生的魔童已经长大成人,人人昂藏七尺,健壮如牛,还不用学习,便身怀武功。

    随着身体的长大,那些魔童的样貌愈见狰狞,完全不像李向东,甚至是王杰的后裔,倒像是地狱里的魔鬼。

    事实亦是如此,因为李向东等以魔法成孕,种女也是心怀怨怼,胎儿为天地戾气所钟,完全灭绝人性,简直是天生的魔鬼。

    姚凤珠最受不了的,是这些魔种只以皂布缠腰,长约盈尺的xx整天耀武扬威,使皂布如帐篷似的高高竖起,可真害怕有一天,李向东会以他们作为惩治自己的工具。

    李向东还是天天逼迫美姬交出内丹,她仍然坚决拒绝,然而连续几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惨遭九尾飞龙的摧残,姚凤珠相信她纵然不死,也熬不了多久,特别是这一天,起床后,罕有地立即偕同王杰等前去探视美姬,看来快要有结果了。

    美姬烂泥似的挂在半空,汗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看见李向东等出现,绝望地闭上眼睛,明显是如往日一样,没有打算吐出内丹了。

    ‘倔强是没有用的,结果还是保不住你的内丹!’李向东走到美姬身旁冷笑道。

    ‘九尾飞龙吸出内丹了吗?’王杰双眼发光道。

    ‘还没有,但是牠告诉我,这头狐狸精的阴关松软,可以手到拿来。’李向东怪笑道。

    ‘如何拿出来?’王杰奇道。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