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8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劫 > 第四章 筹建魔军

第四章 筹建魔军

 热门推荐:
    这儿便是慈云山了,可曾上山观光吗?’李向东携着姚凤珠漫步登山道。

    ‘没有。’姚凤珠答道,想不到眨眼间,便从魔宫来到慈云山,看来柳青萍可没有夸大李向东的妖法。

    慈云山是一个小山,距江都派所在大概一日路程,山上林木茂盛,却没有甚么名胜古迹,人迹罕至,否则现在光天白日之下,以姚凤珠的打扮,该使人以为碰上了山精妖怪。

    姚凤珠一身诡异的魔女战衣,脸上还挂着恐怖的脸具,幸好胸前腰间缠上彩帕,盖着透明似的部份,才没有那么惊世骇俗,两块彩帕是经过多番哀求,才得到李向东的首肯的。

    ‘知道山上有一所慈云庵吗?’李向东笑问道。

    ‘慈云庵?’姚凤珠可不知道山上还有庵堂,奇道。

    ‘不知道也不用奇怪,世上可没有多少人听过慈云庵的名字的。’李向东看来心情很好,卖弄似的说:‘慈云庵是青城派的别苑,由静悟老尼主持,供有天份的后辈弟子作清修之所的。’

    ‘是静悟师太么?’姚凤珠讶然道,青城派虽然也是九帮十三派之一,却是名门大派,在武林中的影响力很大,静悟师太是青城掌门静虚的师妹,与师姊合称青城两老,武功高强,志行高洁,甚为武林人士敬重,原来在此清修,有点担心李向东此行是不怀好意。

    ‘你认得她吗?’李向东笑道。

    ‘不,我可没有见过她老人家。’姚凤珠摇头道。

    ‘一个老贼尼吧,有甚么了不起。’李向东哼道。

    ‘教主,你……!’姚凤珠失声叫道。

    ‘我甚么?’李向东森然道:‘九帮十三派人人该死,岂能让他们太太平平地活下去!’

    姚凤珠冷了一截,顿悟李向东留下自己性命,绝不会安着好心。

    行行重行行,两人来到山腰,走进一个隐蔽的山洞,里边杂草丛生,乱石纷纭,空无一人。

    ‘今天练功没有?’李向东问道。

    ‘出宫时练过一趟,但是……’姚凤珠欲言又止道,明知火蚁的淫毒尚在,焉敢不练。

    ‘但是甚么?’李向东把姚凤珠搂入怀里,问道。

    ‘弟子……弟子已经许久没有……没有月事了!’姚凤珠鼓起勇气,惶恐不安地说。

    ‘许久?有多久?’李向东搓捏着姚凤珠的胸脯问道。

    ‘入宫后,弟子……呀……弟子便没有了……!’姚凤珠娇喘细细地软在李向东身上说,自从习成淫欲神功的入门功夫后,只要碰触着李向东的身体,甚至嗅到他的气息,便心旌摇荡,压抑的春情也开始失控。

    最奇怪的是魔女战衣本该硬如精钢的,不知为甚么,好像阻隔不了李向东的怪手,xx落在他的手里,便与没穿衣服一样,姚凤珠真想扯下缠胸的彩帕,看看胸前的战衣是不是消失了。

    ‘入宫之前,可有月事吗?’李向东笑问道,怪手继续往姚凤珠的腹下探去。

    ‘有……有的……啊……就在老毒龙……那一天才刚刚完事。’姚凤珠呻吟道,感觉李向东的怪手探进彩帕之下。

    ‘停了一次吧,没甚么大不了的。’李向东诡笑道。

    ‘我怕……啊……你……你又痒人了……!’姚凤珠忘形地探手腹下,按着李向东的怪手,却意外地发现战衣依旧是硬若精钢,可不明白他的指头如何能直薄禁地。

    ‘害怕有孩子么?’李向东继续肆虐道。

    ‘是……是的……进去……喔……!’这个问题虽然使姚凤珠备受困扰,但是此刻好像变得不大重要。

    ‘不会的,习练神功后,从此便不能生育,也没有月事了。’李向东抽出指头道。

    ‘真的吗?’姚凤珠惊喜交杂道,她真的害怕留下孽种,顿时放下心头大石,接着看见李向东的指头xx的,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于是惯性地捧着他的手掌,低头便要舐去指头的秽渍,岂料脸上还是挂着脸具,不得要领。

    ‘当然是真的。’李向东笑嘻嘻地在姚凤珠胸前的彩帕揩抹着说:‘你的xx可真不少。’

    ‘净是不能生孩子么?’姚凤珠喘着气说。

    ‘除了不育,从此也无惧任何淫邪的药物,那些药物虽然会诱发火蚁的淫毒,但是运起神功后,便能化解了。’李向东抹干净指头说。

    ‘弟子知道了。’姚凤珠点头道,暗念火蚁的淫毒可没甚么大不了,好像还不及李向东的指头。

    ‘要是没有其他的问题,我们便进去了,这里是本教右侍假瞎子王杰的别府,他身为四恶之一,也是有数的高手,与他睡觉也有你的好处的。’李向东笑道。

    ‘王杰……?’姚凤珠吃惊道。

    假瞎子王杰是是四恶之一,虽然武功不及其他三恶,邪术也逊于以妖法称雄的五妖,但是手下不少,声势不弱于聚众为恶的三凶,利用妖法结合武功,得以挤身四恶之列,既然是修罗教的右侍,当是李向东的得力助手,可料不到要对他施展采补之术。

    思索间,突然眼前一黑,重见光明时,已经置身在一处宽敞的大厅里,一个眼睛白濛濛的中年汉子急步趋前恭迎。

    ‘叩见教主!’中年汉单膝下跪道,他该是假瞎子王杰了。

    ‘免礼。’李向东大刺刺地坐下道,姚凤珠也依规矩站在他的身后。

    ‘她便是本教的天魔女吗?’王杰笑嘻嘻道。

    ‘不错,她是淫欲魔女姚凤珠,曾经是前江都派的掌门人。’李向东答道。

    ‘听说姚凤珠长得天香国色,可惜属下缘悭一面。’王杰涎着脸说。

    ‘要看她的庐山真脸目还不容易么?’李向东哂道:‘凤珠,解甲!’

    姚凤珠娇躯一震,想不到李向东还没有坐定,便要自己脱衣服了,无奈强忍羞惭,唸出脱衣咒。

    转眼间,魔女战甲便纵影全无,姚凤珠身上只剩下两块颜色鲜艳的彩帕,瞧得王杰双眼放光,丑态毕露。

    ‘……果然是一个美人儿!’王杰口角流涎道。

    ‘还可以吧,要不然,怎能当上本教的天魔女。’李向东傲然道。

    姚凤珠虽然习惯赤身露体,但是面对着一个陌生男人,还是羞得耳根尽赤,粉脸低垂,双手有意无意地挡在身前,阻隔王杰那淫邪的目光。

    ‘名是淫欲魔女,看来也不太淫哩。’王杰色迷迷地说。

    ‘她虽然是天生的淫妇,究竟还是良家妇女,除了死鬼老公,只有我一个男人,你道是婊子么?’李向东哈哈大笑道。

    ‘天生的淫妇吗?’王杰舔一下干涸的嘴唇说。

    ‘凤珠,过去让王右侍看清楚。’李向东下令道。

    姚凤珠的芳心卜卜乱跳,知道又要遭人凌辱了,难堪之余,也同时念到与李向东淫媾时的舒畅。

    ‘美……真美……!’目睹姚凤珠粉脸低垂,一步一惊心似的走到身前,王杰更是血脉沸腾,差点控制不了自己。

    ‘别看她的xx大大,其实没有生过孩子,下边的xx又紧又窄,就像黄花闺女。’李向东吃吃笑道。

    ‘真的吗?’王杰虽然欲火如焚,但是猜不透李向东的用心,可不敢胡作妄为。

    ‘你有病吗?假瞎子王杰甚么时候开始不碰女人的?’李向东皱眉道。

    ‘能碰吗?’王杰腼腆道:‘他是教主的……’

    ‘为甚么碰不得?’李向东大笑道:‘天魔女和地煞女全是本教的仇人,不把她们打下淫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多碰几趟也可以给我解恨。’

    ‘仇人?’王杰不解地问道,也同时把姚凤珠拉入怀里。

    ‘我打算把仇人的女人,量才施教,给本教效力,让她们赎罪,我们也可以泄愤,何乐而不为。’李向东狞笑道。

    如此恶毒的用心,自然使姚凤珠不寒而栗,心乱如麻,昏昏陶陶地忘记了躲闪王杰的怪手。

    ‘教主英明!’王杰手掌覆在姚凤珠胸前贪婪地摸索,突然好像发现了甚么似的,抖手扯下摇摇欲坠的彩帕,淫笑道:‘为甚么摸两下,奶头便凸起来了,教主,她是吃了药吗?’

    ‘如果吃了药,也不算是天生的淫妇了。’李向东笑道:‘你摸了这几下,她的xx也流出来了。’

    ‘真的吗?’王杰那里还能按捺得住,怪手便往姚凤珠腹下探去。

    落入王杰怀抱时,姚凤珠也曾生出挣扎逃避的念头,然而那中人欲醉的男人气息,使她如饮醇醪,浑身燠热,体内盘桓不去的欲火,也烧得更是炽热,肉欲的欢娱立即再上心头。

    ‘斡么痒……痒人家呀!’姚凤珠手往下移,软弱地按着王杰的怪手说。

    ‘不喜欢吗?里边已经湿透了!’王杰兴奋地叫,姚凤珠腰下的彩帕,便看见他的手掌覆在腿根乱动。

    ‘我不要指头……!’姚凤珠喘着气说。

    ‘那要甚么呀?’王杰怪笑道。

    ‘要xx……!’姚凤珠冲口而出道,话出如风,说出来后才知道不对,可不明白自己怎会变得这样无耻的。

    ‘教主……!’王杰涎着脸说,紧抱着姚凤珠的xx,忙碌地上下其手。

    ‘你要是喜欢,便拿去用吧。’李向东笑道:‘但是她修习的是淫欲神功,莫谓我言之不预呀!’

    ‘淫欲神功?’王杰脸色一变,松手退开道:‘就是毒龙四艳的那一套吗?

    ’

    ‘老毒龙只有淫欲真经的上册,淫欲神功残缺不全,那能比得上她。’李向东哂笑道。

    ‘与毒龙四艳睡过的男人例必脱阳惨死,如果她更是利害,不是要属下的命吗?’王杰见鬼似的急退几步道。

    ‘四艳由于不得其法,要辅以药物,才会使男人脱阳。’李向东笑道:‘现在她的功力尚浅,还不能使男人脱阳的。’

    ‘杀不得人有甚么用呀?’王杰不解道。

    ‘杀人只是末节,采阳补阴,削弱敌人功力,才是杀敌于无形。’李向东哂解释道:‘就像四艳,武林人士谁敢碰她们,也是有力难施。’

    ‘教主说得对。’王杰叹气道:‘但是为了一夕风流,而要损耗苦修的功力,属下也是无福消受的。’

    ‘你不是常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么?’李向东大笑道:‘上窑子也要付肉金的。’

    ‘这代价未免太大了。’王杰苦笑一声,蓦地若有所悟地问道:‘后边能施展采补之术吗?’

    ‘屁眼吗?屁眼可不行。’李向东摇头道:‘如果擒下四艳……现在只剩下三艳了,还可以用屁眼的。’

    ‘教主,能不能……?’王杰目注姚凤珠的身后诡笑道。

    ‘不……不要!’离开王杰的怀抱后,姚凤珠的神智渐渐清醒,闻言大惊,害怕地掩着身后说。

    ‘那里我还没有碰过,就是要碰,也该让我先拔头筹吧。’李向东摇头道。

    ‘当然是教主先干!’王杰谄笑道。

    姚凤珠虽然松了一口气,心里却是悲痛莫名,感觉自己实在与妓女没有分别。

    ‘慈云庵有动静没有?’李向东改口问道。

    ‘没有,还是像平日那般平静。’王杰答道。

    乘着两人说话时,姚凤珠偷偷捡起掉在地上的彩帕,含泪系回身上,总算暂时遮盖了羞人的xx。

    ‘其他的准备怎样?’李向东继续问道。

    ‘牢房产房已经筑成,训练的场地和营房也差不多了。’王杰答道:‘教主可要看看?’

    ‘领路吧。’李向东点点头,长身而起,挥手着姚凤珠随行道。

    ‘这里是牢房。’王杰领着两人走进一条长长的甬道,推开尽头的石门道。

    门后有七八间空洞洞的牢房,每间牢房该能关上三四十人,要是全数用上,可以容纳二三百个囚犯。

    ‘容得下慈云庵众尼吗?’李向东问道。

    ‘应该有多了,慈云庵只有两百多个尼姑,除去老弱战死的,剩下的也许一半也没有。’王杰笑道。

    姚凤珠大吃一惊,看来李向东果然要对慈云庵下手,牢房当是用来囚禁俘虏的,再念除去老弱战死,剩下的只有年青女尼,李向东把她们留下,必定存心不良。

    ‘以后对付九帮十三派,除去江都,只剩十二派,也是照此办理,要有地方扩展才行的。’李向东点头道。

    ‘是。’王杰答应道:‘那边还有十间关押种女的囚室,教主请吧。’

    那些囚室小得多,各有木榻和马桶,看来是用作独立囚禁的。

    ‘希望能挑到十个吧。’李向东叹气道。

    ‘十个未必可以,五六个该没问题的,有几个第三代弟子也长得蛮不错的。

    ’王杰忧心忡忡地说:‘最担心的是她们自寻短见,那便白费心机了。’

    ‘佛们弟子最重轮迥,轻生会坠入畜道,该没有多少人有这个胆子的。’李向东冷笑道:‘除了那些种女,可以使用仙法,破坏其他人的脑子,便不会闹事了。’

    ‘教主,那种魔xx真的行吗?’王杰嗫嚅道。

    ‘你没有试过吗?’李向东反问道。

    ‘没有,属下没有朱雀杵在手,岂敢轻试。’王杰叹气道。

    ‘也不用试了,我们今晚动手,着各人准备吧。’李向东沉声道。

    ※※※※

    李向东领着穿上魔女战衣的姚凤珠,王杰与数十恶汉随后,浩浩荡荡地摸黑登上慈云山了。

    从王杰调遣人马开始,姚凤珠便随侍李向东左右,洞悉他们的实力,可不明白以这点点人马,如何能够强攻慈云庵。

    慈云庵表面好像不问世事,事实由静悟师太指点青城派的精英弟子深造武功,庵里二三百人,人人习武,虽然大多尚未出师,但是实力不可轻侮。

    王杰竟然以一半人马把守下山道路,提防庵中人逃走报讯,也留下十数个教众驻守深藏山腹的洞府,与府中的侍女筹备接收俘虏,才率领剩下的教众,与李向东等一起正面进攻。

    以这丁点的人马,纵是乘夜偷袭,也要陷入苦战,王杰还登门叫阵,怎不使人莫名其妙。

    姚凤珠只愁慈云庵没有防备,见状暗喜,只道李向东等定当大败,正教中人可以吐气扬眉了。

    慈云庵闻得修罗教进攻,也没有轻敌,由静悟师太亲率庵里高手,恶战一触即发。

    ‘李施主,当年尉迟元武功高强,妖法利害,修罗教的声势一时无两,尚且烟消云散,足见邪不胜正,你还是解散修罗教,放下屠刀,以免重蹈覆辙吧。’静悟只道李向东初出江湖,苦口婆心地说。

    ‘甚么邪不胜正,全是一派胡言,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当年如果本教前教主不是误入绝地,为你们以众凌寡,早已称霸江湖了,还容你在此饶舌吗?’李向东冷哼道。

    ‘李教主,你率领这些人马进犯本庵,可是打算将来又说我们以众凌寡吗?

    ’一个唇红齿白,青春少艾的小尼姑排众而出,讪笑似的说。

    ‘缘清,李教主如此托大,当是以为修罗教的妖法无人能敌了。’一个与缘清差不多年纪,长得比较丰满的女尼叹气道,两尼虽然只是身穿蓝布缁衣,头顶剃得趣青,不施脂粉,但是眉清目秀,竟然别饶风韵。

    ‘缘清缘意,不得无礼。’静悟沉声道:‘李教主,以尉迟元的妖法,当年与我们对敌时,尚且无法施为,你要报仇,看来只能取决于武功了。’

    姚凤珠暗骂自己大意,竟然忘记了李向东精通妖法,不禁惶恐不安,但是目睹静悟等态度沉着,好像胸有成竹,心里才踏实了一点。

    ‘放屁!前教主要不是陷身绝地,无法使用仙术,早已杀光你们了。’王杰勃然大怒,举手望空点画,四周突然腥风大作,吼声不绝,黑暗中跑出许多头狮虎猛兽。

    ‘众弟子无需恐惧,这些只是障眼法!’静悟大喝道。

    ‘障眼法吗?’王杰狞笑一声,指头朝着静悟一指,十数头猛兽竟然朝着她疾扑而去。

    ‘孽障!’静悟冷哼一声,不慌不忙地取出一方红巾,在身前拂扫,扑上来的狮虎突然不见,周围的猛兽接着亦消失得无影无纵。

    姚凤珠舒了一口气,偷眼发现李向东脸罩寒霜,知道静悟师太已经破去妖法,心里暗喜。

    王杰脸色剧变,口里喃喃自语,双手捏出法印,一时狂风大作,地动山摇,一时毒蜂漫天,声势汹汹,接连使出了几种法术,最后一次还口喷烈火,疾卷静悟等人。

    然而静悟师太每一次也是处变不惊,只是手摇红帕,一一破去,全然不损分毫,众尼人人欢声雷动,呐喊助威,修罗教众却是脸如死灰,噤若寒蝉,看来士气大减。

    ‘住手!’李向东喝住了王杰,寒声问道:‘老贼尼,你手中的红帕是甚么?’

    ‘这是天池圣女赐赠,曾经连破尉迟元十八种妖法,使他不敢再犯青城的降魔宝帕。’静悟平静地说。

    ‘天池圣女?’李向东愕然道。

    ‘圣女你也不知道,便敢妄犯正教么?’静悟摇头道。

    ‘圣女有甚么了不起,所有女人也不过是婊子吧!’李向东冷哼道。

    ‘罪过,罪过,难道施主没有娘吗?’静悟叹气道。

    ‘老贼尼,我宰了你!’李向东勃然大怒,取出淫狱锁魂旗,迎风招展,山上立即阴风阵阵,鬼影憧憧,恶形恶相的恶鬼杳杳出现,把众尼团团围住,张牙舞爪,耀武扬威,声势远胜王杰使出的妖法。

    众尼相继哗然时,姚凤珠也禁不住失声惊叫,原来她发觉有许多江都派的亡魂混杂其中。

    静悟师太别无他法,继续挥动手里的降魔宝帕,无奈那些恶鬼没有近身,宝帕对他们夷然无损,也不能驱走周遭的恶鬼。

    ‘动手!’李向东发现降魔宝帕不能驱走众鬼,心里大喜,制出朱雀杵,大鸟似的扑向静悟叫道。

    那些恶鬼也一拥而上,只是避开静悟,扑向惊惶失措的众尼,王杰与修罗教众却紧随恶鬼身后,以众凌寡。

    姚凤珠没有动手,因为李向东没有吩咐,也乐于袖手旁观。

    李向东凌空飞起时,众尼也先后制出长剑,静悟更一手握剑,一手拿着降魔宝帕,严阵以待,可是李向东还没有下地,已经挥舞朱雀杵,幻出一片杵影,分袭群尼。

    静悟目光如炬,发觉杵影里夹杂着点点光芒,可分不清是暗器还是妖法,唯有大叫众人小心,然而那些光芒来势急劲,叫声未止,已经有人倒地,有人及时挥剑招架,也不能阻止来势,光芒沾体,便立即倒地不起。

    其他与恶鬼交手的众尼更是不妙!

    那些恶鬼根本不惧刀剑,鬼鬼双手张开,迎面抱拥,鬼手碰触的地方,立即疼痛不堪,给恶鬼抱住后,更痛得倒地乱滚,再无反抗之力,束手就擒。

    王杰凶残无比,握着大刀,一照脸便挥刀砍下,杀了不少女尼,只有姚凤珠看得清楚,惨遭屠杀的全是年老貌寝的女尼,青春少艾的便生擒活捉,不禁暗里难过,知道她们纵然不死,以后的日子,一定比死还要苦。

    这时静悟已经挥剑迎上李向东,亦发觉手中的红巾能够扑灭朱雀杵的光芒,才知道那些光芒也是妖法,料不到的是李向东武功十分高强,硬接她含怒出手的十二剑后,还能挥动朱雀杵还击。

    败局已成了!

    慈云庵群尼根本挡不住那些恶鬼,全无一合之将,愈来愈多人惨死或是被擒,有些恶鬼已经往静悟扑去,犹幸红巾也发挥威力,只要碰触着那些虚无飘渺的影子,恶鬼立即发出厉叫,旋即化作淡淡的轻烟,消失在空气里。

    ‘走……!’看见众弟子相继倒下,静悟知道再不走便没有活路,起劲地挥舞红巾,护着周遭几个弟子,朝着恶鬼比较少的地方杀过去。

    ‘走得了吗?!’李向东狞笑一声,左掌挥出,一股大力疾袭静悟背心。

    静悟武功虽高,却也闪躲不了,无奈提气扭腰,把所有真气,运劲背上,硬接李向东一掌。

    这一掌是李向东全身功力所在,一掌拍下,静悟立即狂喷鲜血,心脉尽碎,死前及时把红巾塞修缘清手里,才倒地不起。

    与缘清一起的,还有缘意和两个中年尼姑,四人齐齐悲叫一声,回身便往李向东攻去,却为几个恶鬼阻挡,进退两难。

    ‘师妹,你回去报讯!’缘意慧质兰心,知道势难幸免,与其他女尼挡在缘清身前厉叫道。

    缘清还要说话,但是看见缘意等已为众鬼包围,唯有强忍悲痛,挥舞红巾,杀出重围。

    李向东为静悟死前的反震之力,震得血气翻腾,眼巴巴地看着缘清突破许多恶鬼的包围,急奔下山道路,王杰等亦是鞭长莫及,只有姚凤珠呆立道旁,赶忙大喝道:‘凤珠,挡着她!’

    姚凤珠虽然手无寸铁,但是身穿魔女战衣,刀枪不入,要是动身拦阻,当能挡住缘清的,然而她只是闻声一震,竟然没有出手,任由缘清擦身而过。

    李向东气得跳脚,怒骂一声,撇下缘意诸尼,立即动身追赶。

    静悟一死,慈云庵众尼更是不堪一击,不旋踵,众尼或死或擒,只剩下王杰与修罗教众趾高气扬地收拾战场。

    姚凤珠却是吓呆了,除了想不到李向东如此利害,也因为愈来愈多恶鬼围在身旁,那些恶鬼虽然没有碰触她的身体,但是鬼声啾啾,更是恐怖。

    不知过了多久,李向东回来了,腋下挟着昏迷的缘清,这个妙龄女尼,结果还是难逃劫数,慈云庵亦全军尽墨了。

    李向东回来后,第一件事便是取出淫狱xx旗,收回所有恶鬼,才与王杰把擒下来的女尼送返洞府,再把慈云庵付诸一炬。

    姚凤珠浑浑噩噩地随侍李向东左右,心中的震憾还是没有平复下来,李向东如此利害,正教中人那有抗拒之力,武林从此陷入万劫之地了。

    回到王杰的洞府后,被擒的女尼已经全数关入牢房,她们为恶鬼抱拥,人人浑身疼痛,叫苦不绝,牢房好像人间地狱,更使姚凤珠闻声丧胆。

    李向东领着王杰在牢房里走了一遍,挑了六七个眉清目秀的女尼,其中包括缘清缘意,分别关押,然后使出妖法,牢房里立即烟雾弥漫,过不了多久,叫苦的声音顿消,待烟雾散去,众尼也全数昏倒地上了。

    ‘她们一觉醒来后,便会无知无识,任人摆布了。’李向东满意地说。

    ‘想不到那老贼尼还有一块古怪的红布,要不是教主法力无边,这一趟一定吃不完兜着走了。’王杰心悦诚服道。

    ‘我也是大意一点的,老贼尼是当日围攻尉迟元的高手之一,如果没有方法克制仙法,怎会得手。’李向东叹气道。

    ‘那块红布不知道是甚么东西?’王杰犹有余悸地说。

    ‘还不是一块破布……!’李向东从怀里取出红巾,捡视着说,缘清既然被擒,自然保不住降魔宝帕了。

    ‘教主,毁去这块破布吧,留下来对我们有损无益的。’王杰紧张地说。

    ‘坏事的不是这块破布,是那个甚么天池圣女的贱人,当日围攻尉迟元的高手,可能人人也有……’李向东蓦地扭头问道:‘凤珠,江都派也有这样的东西吗?’

    ‘弟子不知道,爹爹死前没有交带后事……’姚凤珠悲哀道,要是姚广生留下这样的宝帕,江都满门岂会惨死毒龙真人手里,自己也不用受辱了。

    ‘我们合共拿下多少头母猪?’李向东改口问道。

    ‘共有一百廿七头,加上七个种女,总数是一卅一。’王杰答道:‘我们也杀了一百四十五个,合共二百七十六,慈云庵无一漏网。’

    ‘一百卅一吗?’李向东计算道:‘每年廿卅个,期以三年,只能建成一支万人魔军,好像太少了。’

    ‘以教主的神通,消灭九帮十三派易如反掌,何用辛苦建立这支魔军?’王杰不解地问道。

    ‘这百多头母猪,大部份该是处女,你还要多少时间才可以炼成百花帐?’李向东避而不谈道。

    ‘全仗教主成全,三个月后便可以炼成了。’王杰沾沾自喜道:‘正考虑如何使用那些紫河车。’

    ‘紫河车是用来饲育魔婴的,不用多想了。’李向东笑道:‘你有百劫鞭吗?’

    ‘有呀。’王杰取出一根黑得发亮的丝带说:‘用来调教种女吗?’

    ‘不,是用来惩治这个贱人的!’李向东目注姚凤珠,冷哼道。

    姚凤珠听得心乱如麻,正猜测李向东如何处置这些俘虏,闻言大惊,急叫道:‘教主,弟子做错了甚么?’

    ‘还要问吗?’李向东恼道:‘刚才我命你拦截缘清那个小尼姑,你竟然有胆子抗命,不该罚吗!’

    ‘弟子……弟子没有听到!’姚凤珠颤声道,她是存心放走缘清的,事后也曾想过怎样应付李向东的责问。

    ‘胡说!我以魔音传声,不会听不到的!’李向东骂道。

    ‘弟子……真的没有听到!’姚凤珠无法解释,只能硬挺了。

    ‘狡辩罪加一等,王杰,你掌刑,打五鞭!’李向东大手一挥,姚凤珠的魔女战衣立即消失。

    ‘五鞭吗?那可苦了!’王杰怪笑道。

    姚凤珠没有做声,双膝跪下,暗念那丝鞭软绵绵的,王杰就算运起内力,自己也能禁受得起,可不大害怕。

    王杰狞笑一声,举起丝带,没有使力地朝着姚凤珠的粉背拂下去。

    ‘哎哟……!’丝带才拂上粉背,姚凤珠竟然惊天动地地惨叫一声,满地乱滚,围在身上的彩帕也随着滚动掉下来,变得一丝不挂。

    王杰没有住手,丝带再度挥下,没头没脑地打下。

    ‘不……呜呜……痛死我了……不要打……呜呜……饶了我吧!

    ’姚凤珠嚎啕大哭道,料不到丝带轻轻地拂在身上,竟然是刀割似的,痛得她魂飞魄散,苦不堪言。

    ‘我能饶你么?’李向东冷笑道。

    ‘能的……呜呜……是弟子不好……呜呜……弟子以后也不敢了!

    ’姚凤珠哭声震天地说。

    ‘不敢?不狠狠地惩治你一趟,你会知道利害吗?’李向东残忍地说。

    ‘会……弟子知道的……呜呜……再打会打死弟子的……!’姚凤珠心胆俱裂地叫。

    ‘打死也好,淫狱恶鬼今天立下大功,也该赏的!’李向东唬吓道。

    ‘不要……呜呜……弟子真的不敢了……从今以后,弟子一定会听从你的命令的……’姚凤珠号哭道,不知为甚么,王杰虽然住手不打,身上的痛楚却是愈来愈利害,好像比死还要难受。

    ‘教主,饶她一趟吧,整治淫欲魔女该用淫刑,无需动用百劫鞭的。’王杰笑道。

    ‘也罢,看在你的份上,便暂时记下三鞭吧,要是再犯,便一起执行。’李向东点头道。

    ‘可要给她治一下?’王杰笑嘻嘻道。

    ‘百劫鞭本该要受苦百日的,算她一场造化吧。’李向东点头道。

    王杰色迷迷地蹲在姚凤珠身旁,双掌便往她的xx摸下去。

    别说姚凤珠此刻浑身痛不可耐,就算不是,也不会躲闪,可是也真奇怪,王杰的手掌才碰触着伤处,身上的疼痛立刻大减,转眼间便没事人似的了。

    ‘舒服吗?’王杰没有住手,继续对姚凤珠上下其手,手掌还探进她的股间摸索着说。

    ‘舒服……呀……不要这样……!’姚凤珠挣扎着叫,她不是闪躲,而是迎了上去,原来在王杰的逗弄下,感觉春心荡漾,难以自持。

    ‘果然是淫妇,又弄湿我的指头了。’王杰抽出指头道:‘倘若习得狐媚之术,那便更完美了。’

    ‘能的,我正在寻找天狐。’李向东胸有成竹道。

    ‘要把天狐内丹给她吗?’王杰吃惊道。

    ‘天狐内丹何等珍贵,岂能如此浪费。’李向东摇头道:‘有天狐心法,也差不多了。’

    ‘她肯交出心